• 2013-07-23出口

    在安寧和平的森林之中,那木屋的火爐非常溫暖,一切都有救。可是打開門,卻是血和火的海洋。

    我親身追求變動,力求把幻覺變成現實,這樣的努力,恐怕終將讓我把自己想要的東西弄到手。難道你還不明白。

  • 2013-03-25

    忽然想到,我们人类,在如此残忍的生存规则之下,在这适者生存,强者繁衍的世界中,毕竟还是试图创造公平和规则。无论历史多么曲折迂回,毕竟今天我不需要杀戮就能够生活下去。

  • 2012-05-06情事

    昨天又收到NILS的消息,他阴晴不定,有时回答有时又不回答。

    因为他是外国人,而且他的英语实在太差,无法表达他的想法。我记不清他的样子,也没有办法抓住他的整体印象,看不见他的时候,我无法像想念自己从前喜欢的那些人一样去想念他。也可能是因为他长得太帅了,我看到他的眼睛就头晕。

    这种感觉很有意思。

  • 在我的生命中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洞。

    非常非常小。肉眼看不见的洞。

    他对我说。我想性会破坏友谊,我有一个朋友,我喜欢她,但她比喜欢多一点,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她,不想破坏我们之间的感觉。

    我最好的性,是和我的第一个女友。她就像个天使,金色长发,蓝色眼睛。身材很好,胸部不大不小,就是正好。我老是想她,但是只是想她的身体,她有些想法是我不能接受的。我累了,然后我们分了,我为了报复,睡了她一个最好的朋友。我想我真的伤害了她的朋友,也伤害了她。你知道有时候,人真的很自私的。

    你喜欢坏男人还是好男人呢?我想大部分的女孩都喜欢坏男人。

    我喜欢那些容易接近的。

    你有试过三人么?我还没这种机会。

    我就像他,但他长得好,我要整容,操。

  • 2012-01-26NILS-1

    在旅社的客厅,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向我搭讪:“我要去镇中心拿徒步地图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“不去了,我在工作。”我笑笑说。当时蛮高兴,毕竟是帅哥嘛,带着耳机,虽然有点微微暴牙,也不是我的菜。他笑起来咪咪眼,一副说着“我喜欢你哦”的甜样。我也咪咪眼。就这样甜甜又稍微有点狡猾的温柔眼神之下,我们有了暧昧的可能性。如果不是他主动搭话,又那样咪咪眼,我也许根本不会注意这个不是我的菜的小朋友。

  • 2010-10-25暴風

    暴風將一切都捲入了黑暗的地底。而我則長期呆在暴風眼之中,懷著佛陀一般的悲憫和修行之心儘量無視這暴風,維持著能面(能面 節木増) 樣的表情,既喜,又悲,既憤怒,又平靜,高濃度的情緒混合在一起,像是尖叫密封在錫盒中。但即使是我,現在也忍不住牙齒格格打顫起來。

    又有一個人被拖入地下了,這次是媽媽。無論是我最愛的人,還是愛我的人,或是靠得太近的人,我都毫無意外的用濃烈的悲劇氣息濃烈的情緒,背負著人類和世界的愛,將他們用颶風拖入悲劇的地底,你們能通過我的罅隙看見地獄麼?原本你們可能從來沒有機會窺見地獄呢。

  • 2010-10-11手术

    我需要动一个小小的手术,只是一个小小的手术。我常常嗅到自己手指上复杂的气味,是食物的香甜,键盘和酒吧台面上的污物,香烟,灰尘和皮脂的混合。我常常洗手,但那气味还是挥之不去。我必须把指甲切除。

    我常常以为是你们让我焦虑不安,漂移着生活。似乎我一直在时间和空间的维度上朝向同一个方向滑动,必须这样。否则无法生活下去,现在我在想,如果把我的脚用玻璃胶黏贴在这个平面上,则我可以以一种稍微倾斜的姿态固定在一个位置上了。以前以为是妳,现在以为是你们,其实我一直都知道,我要面对的是我自己。是你,我很久都没有跟你说话了,我不尊重你,也不喜欢你,更没有鼓励你,但却宠溺你,这想必让你焦虑伤心自负。这故事会帮助你,把平面固定住。

  • 我常常感觉到自己对社交的冷漠和懒惰。对朋友,我只能付出一瞬烟花的温度。

    在这一瞬,我尽力有趣,展现温柔。是为了不被抛弃,当孤独寂寞的时候,还有人能说说话。我不爱,也不在乎,这就是温柔表象后的背景。

    长久交往的朋友总是必须接受对方的缺点,也不得已向别人袒露自己的缺点,长时间伪装完美是困难的。袒露让我羞愧,面对对方的缺点忍不住转移视线的自己更让我无法面对。

    所以我孤独寂寞没朋友。只有在旅途餐厅和酒吧和陌生而对自己带有善意的人聊天相处,才觉得美好放松。

    泪目……

  • 2010-08-06我有点累吧

    很多情绪对爱情,对自己,但却不肯表现出脆弱来,我是潇洒洒脱的,这种事情怎么能在我的人生中有什么大的影响力?

    男朋友的冷漠让我疲劳,但是找个聊得来又善良的人真不容易。我害怕感情继续下去,又不想分开,一直给他打电话,能说想说的事情也越来越少。我想或者我也没有太顾及他的感受,我太自我了。虽然我对他好,但他对我的关心和爱,我却没有好好的回应,这是问题吧。

    但所有的事情他都没有给过我一个坚定的答案,对于我们之间的关系,我时常觉得是我在勉强。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吧,什么事情总想努力去控制,结果稍有不顺,就十分焦躁。

    现在喝酒常常都自曝,这真让我羞愧,让朋友看到我私人的一面,我觉得很没安全感。

  • 2009-06-30我是大力士

    “基本上,會批評別人的人,就是次等人種,跟阿樂一樣,
    所以沒有什麼批評是需要去思考的。”

    歐陽靖太喜歡你了!

  • 大力的用手臂肌肉的力量用扳手敲碎粉綠色的馬桶,振動使我的手臂發麻,馬桶圈和馬桶蓋子也毫不放過。爲什麽你們就不能明白我呢?爲什麽只憑我說的東西來判斷我?!我說只是想發泄。難道你真的覺得我只是一個虛榮浮躁的人麼,只知道享樂,運用小聰明,什麽都不願意努力?!我只想在我覺得值得和沉迷的地方花費力氣,而我也只能這麽做。我非常欣賞你的無用,這也是我喜歡你的原因。而你說過你崇拜我。事到如今你還記得不記得,你崇拜我什麽,你一開始到底爲什麽跟我在一起。

    砸碎花瓶,白天喝酒,砸碎板凳,砸碎酒精,砸碎碗盤,撕爛文件。

    我到現在其實還是知道當時爲什麽和你在一起,但是我實在是不喜歡分手,我討厭改變真的很討厭。

    我就是不想工作,試問誰想工作?!但是我明白這個世界的構造不是為了讓我快樂的,特別是這裏,我也瞭解我自己,比妳們都要瞭解。爲什麽要一直攻擊我,爲什麽你要說就是你這樣的……就喜歡這樣的……奢侈……無用……懶惰……逃避,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!◎不是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1

    我很驕傲,討厭解釋,我討厭承認自己幼稚,但是為了向你們解釋,我承認了,我很尷尬,很難堪。

    我也要這樣對待你們。

  • 2009-04-20悲劇

    通常我都在絮絮叨叨的談論自己,那種村上樣式的“下面簡單談論一下我自己”是不能夠滿足我膨脹而空虛的心髒的。我也知道通常我談論自己的言論多少都會偏向悲劇式的剽竊悲劇,無論是情節還是情緒都是剽竊式的,稍微一不註意,稍微一得不到別人得註意,剽竊式的語句和情緒就會圍繞焦躁的核心並且侵蝕我的神經。這真是一件令人崩潰的事情。

    稍微談論一下我自己,隻是稍微談論一下。我無疑是一個美少女戰士,我只喜歡漂亮的人,如果臉長得不好看得話,大部分的時候我都會不由的焦躁起來,因為我不能拒絕和別人談話。此刻我經常懷疑我喪失了思考的能力,而且蔡康永說過,抽煙的人都是白癡,我覺得我也無疑是這個焦躁的時代的一個成功的産物,一個焦躁而無知的人。

  • 2009-04-20

    12点的女王不停碾碎瓷器

    她并不知道

    所有的乌鸦已经不想再诅咒她

    已去参加永远的舞会

    再没有被石器时代的利刃砍出的伤口

    再没有失望的蔷薇

    再没有融化的冰 和锋利的梦境

    12点已经过去

    瓷砖上12点的女王